繁体版 简体版
本空小说网 > 野外废墟 > 第一章 医学院小插曲

第一章 医学院小插曲

校园门口,依诺一直向校门东侧张望。这也引起了好多男生隐隐约约的也站在别处好奇的,脸上带着一种无法喻的表情,向东侧狠狠的盯着,也有些八卦的好奇的女生,一脸的高傲,盛气凌人的蔑视着东侧,校门的东侧真真切切的就成了这个周末的重点,亮点,就如依诺一样,眉毛一直到眼尾的一道疤痕,眉宇之间没有傲气,没有蔑视,但是一种骨子里的高贵,似乎是与生俱来的,还是从娘胎里带来的,无从依据,同学们嘴里她可能是某某有钱人的孩子,对于她,人们不厌其烦的编织着如同电视剧里的情节。

空气似乎静止了,又似乎很躁动,躁动的是汽笛,是心跳的声音,静止的是屏住的呼吸。

然而事情,总是有喜剧的一面,一个并不是满身名牌服饰的男孩出现在人们的视线。没有豪车,没有场面,这个一米80的黄皮肤男孩也没有令大家失望,椭圆的清秀的脸庞,高挺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嘴巴,一脸宠溺的看着依诺,随后拉起手,风一样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。

这两辆山地车是去年假期,依诺去了姥姥家,他无聊至极去打工买的,一辆自己用,一辆给了依诺,美其名曰:先借给依诺用。还不错,轻巧、速度高,可以省去好多时间好多力气,昨天行走了一天,去到一个集镇备好了今天的食物。今天又骑了一上午的车,依诺一个手势,“好累!”两人就把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草丛里,从车篮里拿了两瓶水喝。

这个地方方圆五公里以内看不到行人,但是路面和布局确实很有风格,设计这个地方的人一定是有大格局的人,总之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魄感。“靖平,你看!那里还有一座小桥”,第一次,靖平少有的看到依诺眼睛里有一种从来没看到的喜悦,这使他有点惊讶有点不知所措,她眼睛里以往的失望,冰冷,深邃瞬间都注入了人间烟火的气息。“你盯着我干嘛,脸上有脏吗”?“没有,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好美好啊,突然色彩绚烂起来了!”,“去看看吧”靖平拉着依诺,这个男孩像父亲像哥哥,甚至像妈妈,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她的心离得最近的人,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那年,5岁的依诺很少走出房间,她总是在下雨天静静的站在窗口,冷漠的看着雨滴落下、看着寒风吹掉落叶,那个傍晚,秋雨的凉意中,“砰”的一声,依诺绷紧了神经,吓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窗户的钢筋,一个男孩从墙上翻下来,拿起了皮球,好奇的向这个窗户走来,“你是谁,你一直在这里吗,你是这家里的孩子吗?为什么没见过你,你为什么不出去,”说着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拉她,但是依诺却如同一个雕塑,这个5岁的小女孩一动不动面无表情,那么美,就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或者说是天使也不为过,洁白的肤色,大大眼睛美丽而忧伤,眼睛到眼尾处深深的伤疤,高直的小鼻子,紧闭的小嘴,靖平想着第一次见小依诺的样子。这么多年来,从来没见她笑过,也没见她哭过。但是今天是个例外。

他们站在桥上,这座桥是为了通过这个清澈的水渠而搭建的,别具一格,纯白色的汉白石,欧美风,大概五十米以外有一堆废墟,废墟的东西两侧有两颗参天的松树,不知道长了多少年,那些长了苔藓的石块怎么那么亲切,似乎是前生往事一样,纤细的双手抚摸着那些柔软的,带着清香的青苔,深深的孤独感,旷世的凄凉一起涌来。依诺突然静止了,呆呆的站着,“我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?”说着,她向小桥的下边走去。

到处都是青草,但是依旧有一个石子铺成的小路,可以通到水边,她呆呆走着,如同进入梦魇,走到桥墩下面,竟然熟练的伸手在一个桥孔下摸出一个东西,小巧、精致,还带着一个小吊坠,“u盘,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u盘?”,“第三个桥孔”,依诺喃喃自语,却理不清,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但是记忆深处,就一直清楚的记得这两棵松树,这个小桥,还有一个要走好久才到卧室的的院子,打扫院子的阿姨,还有外公。

两行泪滴顺着洁白的瓜子脸流下,靖平的心,突然像碎了一样,“依诺,依诺”,他手足无措的叫着,“怎么,怎么刚有的一点喜悦,瞬间,…………,就更…………,悲伤了呢!只要你能快乐,我可以付出一切,包括.........”,是的,包括生命。

不用说依诺都明白,在这个搞不懂的人间,除了父母弟弟以外,如果说还有一份牵挂、一份真情,那就是靖平。

他从依诺手里拿过u盘,拉着她离开这里,到了车子旁边,她就这么站着,就像第一次见到她一样,没有任何表情,一动不动。这个时候靖平好想有一辆车,让她静静地躺着,带她到一个快乐的地方。

但是今天似乎哪里也去不了,他取出背包里的帐篷,首先在草地上铺上胶单,再撑开帐篷,铺上毯子,这样可以很好隔离潮气,然后扶依诺进去,让她躺下。

第一次见到她,他就认定了她就是自己唯一一个,一生一世要保护的人。他计划着这个七天的假期,用三天的时间去玩,三天的时间返程,一天的时间休息。然后满血复活的进修学业。但是今天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走到这个地方了。他是全校的尖子生,毕业之后可以考研,但是他不打算继续学业,他想尽早的找份工作,不依靠任何人,凭着自己的能力,让依诺过得好一些,就这么简单。

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,她又开始进入到自己的世界,任靖平如何着急,也始终走不进去她那无欲无妄的心里,他只能静静的等着,守着,这一坐就是到天黑,他给她盖上薄被,轻叹一声,回到对门自己的帐篷,躺下休息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