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本空小说网 > 野外废墟 > 第十一章 假期

第十一章 假期

三天的考试已经结束了,突来的事情对于依诺还是有一定的影响,做题的时候还有一点的出神,虽然没有考出该有的水平,但是考个前几名的成绩应该是可以的。

只等着三天以后来校拿成绩就可以了,有些要去旅游度假的,给老师或者亲密的同学打声招呼,把成绩单拍照发过去也是可以的,也有提前去实习的学员,考完试休息几天就到医院报道了,这些自律性很强学生,将来应该是未来的医学界精英。

看着依诺收拾书本准备离开,林逸轩忽然有种失落的情绪。漫长的假期啊,好久不能看到她,不知道整个假期她会怎么过,这个女孩任谁也不可能再取代她在心里的位置,从第一眼看到的她,那种熟悉的好感,就一直萦绕着他,可那又如何,只能深深的把她隐藏起来。“刘依诺,如果有来生,你一定要还我这份情,来弥补我这一生所有的遗憾,那种只能远远的看着,爱而不得的遗憾。”他苦笑了一下,她身边有靖平了,他只能祝福他们。

上周末,不是紧用的东西都已经拿回去了,回家的东西也不多,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,她收拾好走到大门口,靖平依旧是早早的等在那里了。

班车上,“依诺,我这个假期可能要出去工作了,你有什么安排吗?”记得有几次假期她去了姥姥家住了将近两周左右,靖平就度日如年,如同丢了魂一样,今年换他离开了,不知道依诺会不会感觉到孤单。

“这样啊,…………,你要去你爸那里吗”

“…………,…………,嗯,有这样的打算”他看到了,依诺眼里有深深的不舍。

“依诺,你想让我娶别的女孩吗?”他盯着她的眼睛。

“…………”她眼里有点湿润。红红的。

呵呵,傻瓜,她不知道自己的感情,而我也差一点误会了。等这个假期结束,等我要办的事结束了,我就把心里话告诉她。

“如果想要去你姥姥家,就趁我在家,我送你去,如果不去就在家,不要随便出去,知道吗。”依诺明白了他的担忧,点点头。

一路上靖平警觉的看了一圈车内,还好一路平安回到了家。

一到家,依诺就看到那个说媒的大叔又在家坐着,莫名的不高兴起来,一句话也没说拎起皮箱就上楼去了,留下大叔一脸尴尬的笑。

“明天我就去姥姥家”她放下行李,就赌气的给靖平发了一条信息。

“你刚到家,和阿姨他们商量了吗?”他问。

“没有,我自己的事,自己决定”

“谁惹你生气了,能给我说说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好吧,准备几点走,坐什么车走,要不要我开车?”他听出了她的不愉快,安慰了一会,并约好了明天出发的时间。

“舒怡(依诺妈妈)啊,孩子们的事,你就不要瞎掺和了,靖平这孩子靠谱,咱依诺也是有分寸的孩子,”依诺爸爸坐在沙发上,他就搞不懂女人总那么谨小慎微的干什么。

“刘卓凡(依诺爸爸),你看那邻居们就瞪着眼看他俩在一起,然后就风雨满城的散布谣呢,你顶着风口去吧”早些时候村东那家的女孩子,受不了村里人的指指点点,听说得了抑郁症,自杀了,她可不想让孩子成为议论的主题。

“散布就散呗,有本事使劲说去,在乎别人说什么,不累啊!”

“累啊,咋不累,人家坐坐别人车就说是相好的,得了胃病,呕两声说人家怀孕了,那女孩不就是唾沫星子杀死的嘛!人家妈妈骂了她们几天,唉…………,骂有啥用,人都不在了!”说着说着她竟然有些伤感,女人若是裹成堆,那嘴,有时候比杀人的刀都厉害!

依诺妈妈还想说什么,在听到门外有车门打开的声音后也不再说了,默默的把依诺的行李收拾好拎下楼,看着她坐上车,走远,才收回目光。

“讲讲在姥姥家,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吗?”靖平看依诺不说话,找了个话题。

她陷入了深深的回忆,那次在火车上,最先明明是一个叔叔和她一起,后来舅舅才出现的,妈妈怎么说一直是大舅舅和她在一起。可惜后来舅舅折返回家以后生了重病,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找他验证了。她只记得一位陌生小哥哥的陪同,使她度过了那难熬的路程。长大以后,她曾多次寻找在火车上帮助他的小哥哥和他的父亲,茫茫人海,却再也没有找到善良的父子二人。那是她永远都忘不了的事,但是也只能成为美丽的遗憾,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,此生可能再也不会相逢了,没办法,人生的遗憾太多,也许真的是有遗憾的人生才算圆满吧。

姥姥那里也没有太多的朋友,更没有什么有趣的事,姥姥和姥爷有个店铺,卖些家庭用品一类的东西,只是在姥姥和姥爷忙的时候,她拎个饭桶去饭馆买胡辣汤就成了最多的回忆,那家店的老板总是盛了满满一桶,然后用纸给她垫在手提柄处,一遍遍的交代,慢点走,累了放下,歇歇再走之类的,有一次刚走出不远,一个没拿稳,饭撒了一地,她哇哇的哭,老板丢下排了一队的顾客,跑过来安慰她,问她烫伤了没有,紧张的检查确定没烫着,又给她刷刷饭桶,重新盛了一份,他们家的胡辣汤很出名,好多牛肉,也有羊肉的,每一次她都能吃个肚子溜圆,仍是意犹未尽。

“奥,对了,我带你去吃胡辣汤吧”她对靖平说。

“胡辣汤呀,咱们街上多的是,你就带我吃点有特色的不行啊”

“咱们那里的,零零星星一点肉沫,味道也是调味料太多,到了你尝尝人家的就知道了。”

“没有好玩的地方了?”

“有啊,有一个地方,是姥姥一直不让去的清真寺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过,寺庙不就是烧香拜佛的地方嘛?为啥不让去呢?越是不让去越觉得很神秘”

“你就听话的一直没去过?”靖平像看外星人一样扫了她一眼。

“嗯,没有,”她木讷答到。

他嗤嗤嗤笑“怪不得在学校你是学习的榜样,在村里是别人家的孩子,真是太乖了,忒听话了,忒……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她便挥舞拳头要揍他。她听得出他在取笑她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