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本空小说网 > 曾经与罪恶 > 第一卷 罪过——不能说,说不出(5)

第一卷 罪过——不能说,说不出(5)

新的一天,这个案子已经被拖了很久,几天内死亡人数达十个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刚一到警局,小燕就传来了一份资料,严肃道:“陆哥,有新的发现。我深入查了一下曹某的生平,发现他在成年之前家庭里也有点问题,他居然是大家族的少爷!”

资料显示,曹某是伊市一个比较富裕人家的孩子。他的家族有非常严格且古老的传统——偏爱男性。曹某在出生时由于体弱被医生预测,可能活不到成年,因此在出生到成年这十几年他过得并不好。生母被父亲厌弃,离了婚又娶了新的夫人,接连生了三个儿子,却没有一个长到成年。被赶出家门的曹某和他母亲生活拮据,饥寒交迫,而母亲因为一次意外去世,至此只剩他一人辗转多个地区,混了一身名头,反倒成了个憨厚老实的毕业生。

其实哪只他一家,从古至今,女性的地位都是低下的。官职地位、金钱和性别差异贯穿始终,人类从出生便被分为三六九等。

“果然家庭的悲剧,要用一生来偿还。”安时感慨。

今天,舒永年终于按耐不住要求见安时了。安时要求,独自审问,不过时间有限。

审讯室里,舒永年很安静,也十分正常地坐着。

“你们无故囚禁我,我可以告你们吗?”

“你认为呢?”

舒永年笑了笑,翩翩公子的模样展现出来。他看见他耳朵上带着耳机,问:“抓我的那个警官没有和你一起?”

“他是这里面最大的,你还没有资格让他亲自审问。”安时辞犀利,果然看见对方眼角抽了抽,结果接着就收到了陆琛在耳机里的警告:“不要激怒他,注意辞!”

舒永年摸了摸眼角,平复了一下心情。

“那你查到了我什么?我只是经过那里,可什么都没干。”

“蒋桂和你什么关系?”安时非常直接,他很清楚舒永年想改变话题掌握主动权,他不能有任何犹豫,必须单刀直入直切主题。

舒永年听见倒是愣了一下。“您……还真是……下手狠啊……”

“蒋桂?这个人……不如您再去查查?我就这么说出来多没意思啊,您可以试试从更深处去查的。”

“不想说?也可以,”安时摁了摁有些松动的耳机,又摸了下头发,“那不如谈谈你母亲是怎么被你父亲侵犯的?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,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舒永年脸都僵了,眼神有些变化,盯着他说:“您是从哪里知道的,一定要谈论这些话题吗?我一向以您为榜样的……”

“二选一。”

“……何必呢……这么漫长的人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件事或几件事是难以启齿的,何必为难彼此呢?”

“不好意思,是我在单方面审问你。至此我的人生也非常美好,并没有干过什么难以启齿的事。那么……你想选择哪个谈?”

两人针锋相对,眼神交汇处,仿佛迸发出闪电,可惜并没有什么攻击性,交锋的最终结果也只是在比较谁的心智更加坚定。

“还有五分钟。”陆琛提示。

安时“啧”了一声,忍不下去了,严肃说:“舒永年,你要是再不说,我也就不介意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了。”

舒永年脸色一变再变,嘴也张张合合几个回合,最终还是说了一句:“我的故事很复杂,我觉得还是您亲自调查比较有感觉,我这样说……太过苍白。”

安时不再冲动,也不再喜怒形于色,他认真地看着舒永年,脑子里无数种想法闪过。

他为什么不亲口说出来?

查到和他亲口说有什么差别吗?

拖延时间?

会有案子继续发生?

那下一步又会是谁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