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本空小说网 > 穿书后我成了逆贼的白月光 > 第19章 19

第19章 19

霍思雨话音落下,另外的几位女眷已经哭的梨花带雨。看着在一片哭声中格格不入的霍思雨,霍珣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意思,反而继续问道:

“那么这个孩子是你自愿怀上,还是被霍家人所迫?”

这话说的真的有些直白到难听,但霍思雨却没有在意,继续挂着那惨淡的笑容:“他们本想让表哥假装与我情投意合,再骗我失身于他,没想到我不遵从,于是他们就直接管了我。”

听到这,本有怒意的萧太后都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人说虎毒不食子,二弟真是,心狠手辣。”

事已至此,也没有什么需要继续辩解的了,等到霍家两位老爷走进来,看到殿中哭的稀里哗啦的女眷,心中已明白。

而坐在上首的霍珣,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们。筹划了许久的计划,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。

“跪下听旨。”

看着底下乖乖认命的一群人,霍珣毫无感情的继续开口:“偷换皇室血缘,这是动摇国之根本,其心可诛。即日起,府中所有亲眷流放边疆,永世不得回京。”

起码保住了一条命,一群人颤颤巍巍的被带了下去,哪里还有半分刚刚进宫时的傲气。

而霍思雨却被霍珣单独留了下来。

“这孩子,你可要留?”

霍思雨垂着眼:“都要流放了,这孩子在或不在对陛下也无所谓吧。”

“但有孩子,便是让这份仇恨有了根。”

林霏霏抬头看向霍珣,突然觉得此刻的他格外陌生,全然不像从前处置她时仁慈手软的模样。

大概是对这道视线有所感,霍珣也回视了过去,随后收回目光。

“呵,也无所谓。”霍思雨扯了扯嘴角,“这孩子虽在我肚子里,但命却是由你们拿捏着。”

“朕只是顾念着你在此事中也是受害者,”霍珣顿了顿,看了眼林霏霏,又继续说道,“所以并不打算让你同叔父他们一起流放,待到了庵里,你大可以将这孩子生下,朕也不会过问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已决意赴死的霍思雨,因为霍珣的手下留情,反而有些困惑了起来。

“臣女不明白。”

“不明白也无妨,待你到庵里多的是时间想。”说完,霍珣转头看向杜公公,“让人带她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/

于是,一场内廷美事,就这么变成了宫廷政事。

就算是霍家两姐妹没能进宫,也不能让那些世家门开心半分。毕竟霍家怎么也算皇上的自家人,但一旦有了不轨之心,这不也是一刀落下,全家都没了。

于是本来还对立后一事反复争执的朝臣们,这下是都安静了。

一口气将心怀鬼胎的皇亲扫除干净,又顺便堵上了朝臣的嘴,霍珣对这桩事满意的不行。

心中极为满意的霍珣,看到林霏霏这位大功臣天天在眼前晃,就为了在他面前似有若无的暗示那份办好差事的大赏时,他唇角微勾,突然就生出了一些大胆的想法。

“林霏霏。”

下朝后,坐在龙撵上的霍珣,轻声唤了她。

“陛下?”

林霏霏微微弯身,不知霍珣有何吩咐。

“没什么,等会儿回紫宸殿,朕便给你上次办事的赏赐。”

哎哟!

林霏霏此时就仿佛是要发年终奖的社畜,每走一步,都在期待接下来会收到怎样惊人的奖励。

回到紫宸殿,霍珣自然的坐在上首正位,屏退下面的众人,看着独自站在殿中的林霏霏,他依稀记得,这位长乐公主应该也才二八年华,算来不过十六岁,还算个小丫头。

虽然穿的寡淡清净,但那面庞依旧鲜嫩动人额的如同初春娇花一样。

虽然为自保,她也难免有些小心思,但比起那些小心机,她在许多地方却依旧保持着这宫中许多人从没有的纯粹。

纯粹到,让霍珣觉得自己从前记忆中的那个人根本就是个幻觉,眼前这才是真正的那个林霏霏。

“你也知道,如今朕初定天下,宫中都还是一片混乱。”,霍珣缓缓开口,“所以这时候,也正是朕用人之际。”

哦?

这是要提拔她了?

“朕也知道,你绝不甘心只在宫中当个宫女,而如今各宫皆是空虚,若是有本事,这位置你能爬多高,朕就能给你多高。”

霍珣这话说的真是激励人心,活像是今天给员工打鸡血的老板,一块块大饼摆在面前,就等着员工来卖命了。

“多谢陛下赏识……”

林霏霏踌躇着,要不要后半句话说不出来,毕竟只给别人高位,若是没有点金银赏赐,那可不就是剥削劳动力么?

看她眼里冒星星的样子,霍珣以为她是充满了斗志,心中极为满意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